让我们进入怀念。今天,是一场战争爆发四十周年。四十年前的今天,二十万中国军队,在772英里长的战线上对越南发动了进攻。那一年,我5岁,作为广西边民,战争离我如此之近。为广西边民,战争离我如此之近。
  我无法给这场战争定性。传统的定性已经完全从媒体上消失,甚至已经无人再提这场战争。我内心的定性,根本无法写出来。为了让这篇博客存活,我只能说:这是一场战争。
  9年前,我在上海采访残运会,有一位著名的残奥会冠军,他就是在这场战争里失去了一条腿,我随他去龙华墓园祭奠他的一位战友。夏季的龙华很是清凉,拉开一格小抽屉,是那位战友的骨灰,冠军在他的骨灰盒上放了几支烟,一脸凄凉。那战友长得极帅,英气凛冽,原来是徐根宝的弟子,南京部队足球队的守门员,个子高,在丛林里刚站起身,就被打成了筛子(在我的《丧家犬也有乡愁》里,一篇专栏曾经写过此事)。
  那年我只是入行两年的新记者,什么都不懂。我和冠军聊起那场战争,他很隐晦地说,那是一场不应该的战争。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他当时的神情:悲伤,无奈,欲言又止。
  之后,我到了广州,到了南方报业,才慢慢知晓历史。
  70年代末,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对国内的越南侨民大规模屠杀(当然,也屠杀了无数中国侨民)。越南不忿,出动了十万大军进攻柬埔寨。
  后来。四十年前的今天,降临了。
  我曾经在一本国内正规出版物上看到这个史实:许世友带兵攻打到距离河内四十公里处,还欲再打,中央军委下令撤兵,许不肯,回电曰:再往前拱一拱,越南就会从柬埔寨撤军了。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是个杀人魔头。我的老同事张晓舟去看过金边的大屠杀纪念馆,他说,里边挂满了死于酷刑的受害者的照片,墙上全是死者的血手印。前不久,有个老同事去柬埔寨旅游,我推荐她去看那个纪念馆,她回来后说,震撼得说不出话。
  柬埔寨四分之一的人,死于红色高棉的刀枪下。
  好了,毋须多说了。
  我只想继续写的,是对那些年轻生命的缅怀。
  原济南军区作家李存葆(小说《高山下的花环》的作者)曾获叶剑英特批,查阅了许多当年的档案。他查阅的资料显示,在中越战争之中,解放军伤亡2.7万,越南伤亡十万(含平民五万,但已难以区分,当时越方军民不分)。
  美联社30年前曾在一篇报道中说:中国军队一周内即已死亡数千,这在西方是不可想象的。
  当年的中国,正是文革过后,积弱多年,武器落后,根本没有实战经验。许多新兵是未经训练,直接开拔前线的。徐根宝那位弟子,是踢足球的,居然也直接上了前线,当时情境,可见一斑。
  当年,好惨烈。
  粟裕之子粟X生,不顾情形,在前线强令,必须强攻,导致死伤无数,几乎全军覆没。一位从前线撤回的枣庄籍幸存战士,悲愤之下,忽然发狂,在营地里端着枪对其扫射,粟躲于桌下,死的是其他战士。
  那些长眠于边境的战士,若是活到今天,应该都是60多岁了吧。他们本应该都能够和我们一起,看到现今的世界。
  我曾在论坛上看到一组照片,在边境陵园,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在清明节的山坡上,扶着阵亡儿子的墓碑,号啕痛哭。图在这里。这是令所有中国人心痛如绞的一组照片。
  我想告诉那些整天叫嚣攻打台湾日本的粪青:你们全是白痴,什么都不懂就乱喊的白痴,等有一天,你的老母亲在你的坟头哭泣的时候,你们才会知道战争意味着什么。
  只有和平,才是全中国、全人类的福祉所在。
  纵观20世纪,只有那场伟大的卫国战争——在国民政府统领下的艰苦卓绝、前仆后继的抗日战争,才是非打不可的。非此,我们逃不了亡国亡种的命运。
  其余的,内战,韩战,越战,都是值得深刻反思的战争。
  我们要做能够独立思考的公民。我们要知道历史。我们要知道祖辈和父辈的疤痕。我们要知道,百年苍茫里,无数中国人的痛。
  我们要懂得,最基本的善恶。
  我们国家的青年,我们国家的孩子,血洒异疆,可是,柬埔寨人民、朝鲜人民,会感谢我们吗?
  可是,那些殉国的战士,毕竟是我们的青年,我们的国民。他们的母亲的痛,是每个国民都应该一起承担的。我们不能够遗忘他们。当他们成了一掊黄土,我们所能够做的,是警示后世。我们今生,以及后来的孩子,都不要重蹈悲剧。我们自己要重归善良,远离邪恶,也不要去与邪恶的人狼狈为奸,好么?


  让我们留下残存的一点点悲伤。让我们唾弃邪恶的战争,尤其是与党争、意识形态之争有关的操蛋战争。
  谨以此文,献给过去的一百年间,中国所有长眠本土或异国地下的士兵们,献给四十年前的那场战争。

 

血染的风采

纪念对越自卫反击战四十年40周年

  
 
  40年的时间,转瞬即过,共和国的旗帜上有你们血染的风采!
  1979年2月17日,新华社奉我国政府之命发布声明称:“越南当局无视中国方面的一再警告,最近连续出动武装部队,侵略中国领土,袭击中国边防人员和边境居民,局势急剧恶化,严重威胁我国边疆的和平和安全。中国边防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奋起还击。”
  当天凌晨,中国人民解放军30万大军在昆明军区前指和广州军区前指的指挥下,在云南省和广西自治区中越边境全线发起了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激烈的战斗在与中国接壤的越南北部边境的六个省份展开,从西向东依次是:莱州省、黄连山省、河宣省、高平省、谅山省、广宁省。
  -
  纪念对越作战40周年系列之一:中越战争的根本原因,小平同志的战略眼光令人高山仰止
  20世纪70年代,在美苏争霸的国际格局中,呈现出了苏联战略进攻,美国战略防守的总体态势。这一时期,苏联全球战略的主要特点是:
  以美国为主要对手,以欧洲作为战略重点,从中东、非洲侧翼包抄欧洲。以亚洲、太平洋为重要战略区,东西两线互相策应。与此同时,加紧向第三世界的重要地区和簿弱地区扩张。以“缓和”作为幌子.以军事实力为后盾,争取不战而胜,准备战而胜之,从而称霸全球。
  从这一全球战略出发,苏联开始把极大的注意力放在东南亚特别是印度支那地区。这是因为.东南亚是连结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战略要地,印度支那在东南亚的战略地位尤为重要。如果苏联在印度支那地区取得了立足点,西可以出马六甲海峡,经印度徉直达红海、非洲之角,东可以驰骋太平洋、南下大洋洲。
  这样,苏联就可以把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战略部署联成一体,从而加速实现其霸权主义的全球战略。因此,苏联极力在亚洲地区物色带有地方色彩的代理人,以取得他向东南亚扩张的前哨阵地。
  除了与美国争霸之外,如何遏制中国,也是苏联国际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自60年代中期以后,两国关系持续恶化,边境紧张局势日益加剧,中国成了苏联最直接最现实的敌人。为了对中国进行遏制和包围,苏联除了在苏中、蒙中边境部署重兵,施加军事压力之外,也需要在中国的周边国家中寻找盟友,以实现围堵中国的目的。
  对越南而言,抗美救国战争的胜利,冲昏了黎笋集团的头脑,刺激了他们的野心。印度支那三国(越南、老挝、柬埔寨)在抗美战争时期结成的战略联盟,极大地激发了越南建立以其为主导地位的印支联邦(由于这毕竟是一个带有强烈殖民主义色彩的词语,越南官方表述为印支三国特殊关系)的欲望。在1976年召开的越共四大上,明确提出了建立印支三国联盟的基本国策和战略目标。
  而要实现这一战略,必须以强大的实力为后盾,这恰恰是越南面临的最大困难。作为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又经历了几十年的战火破坏,越南的国力严重不足,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粮食产量按照人口平均,1976年约为270公斤,1978年为249.5公斤;国民收入人均1976年为59.06美元,1979年为56.88美元;以上两项国民经济关键指标均呈下滑态势,可谓是每况愈下、举步维艰。
  1975年夏天,解放南方之后,越南缴获了价值几十亿美元的武器装备,军队总员额也达到了百万之众,看上去军事力量颇为雄厚,但是受到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想要真正地开动起来,非有外来的强大援助不可。
  综上所述,苏联需要在东南亚扩张的打手,越南需要称霸中南半岛的靠山,两家彼此需要,互为利用,从70年代中期开始,苏越加紧勾结,关系日益密切。1978年11月3日,两国在莫斯科签订了带有军事同盟性质的《苏越友好合作条约》,这标志着越南彻底倒向苏联,苏越同盟正式形成。
  就是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下,中国为了打破苏联的战略包围,稳定东南亚局势,推动国际反苏统一战线,发动了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关于这一点,小平同志讲得很清楚:
  在美国的时候,我就对卡特总统说,我们要教训一下越南,虽然我们当时的题目只是限制在中越边界范围内,但实际上不是从中越两国角度考虑,也不是从印支角度考虑,而是从亚洲、太平洋的角度,也是从整个全球战略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的。——《会见美国参院外委会访华团时的讲话》邓小平 1979年4月19日
  一场边境局部战争,并不限于两国矛盾与冲突,而是着眼于全球战略角逐,并对世界历史的走向产生深远影响。这,就是大国领袖的战略高度和战略眼光。
  -
  纪念对越作战40周年系列之二,战争爆发后安理会为何不召开紧急会议讨论
  1979年2月17日,全世界都被中国新华社发布的一则消息吸引了。新华社在这份奉中国政府之命发布的声明中说:“越南当局无视中国方面的一再警告,最近连续出动武装部队,侵略中国领土,袭击中国边防人员和边境居民,局势急剧恶化,严重威胁我国边疆的和平和安全。中国边防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奋起还击。”
  当天清晨,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区前指和广州军区前指指挥30万大军,在云南省和广西自治区中越边境全线发起了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激烈的战斗从云南省的河口、金平地区以及广西自治区的靖西、龙州、凭祥地区展开。
  当天下午,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陈楚奉中国政府之命,并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的规定,将新华社刚刚发布的中国保卫边疆还击越南侵略者的声明,分别递交给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和安理会本月主席阿卜杜拉·比沙拉。陈楚要求将这份声明作为联合国安理会的正式文件进行散发。
  越南常驻联合国代表何文楼紧随陈楚之后,与瓦尔德海姆秘书长进行了一次30分钟的会见,讨论当前事态的发展,并且递交了越南外交部长阮维祯的紧急信件。何文楼同样要求将此信件作为联合国文件散发。
  阮维祯在信件中表示,越南将坚决抵抗,要求瓦尔德海姆“研究形势,采取旨在制止中国和迫使中国军队撤出越南的措施”。但值得注意的是,阮维桢在信中并没有提出立即召开一次安理会会议的要求。会见之后,何文楼对记者说,安理会和秘书长都有责任采取适当的措施。越南方面也不排除接下来要求安理会就中越战争召开紧急会议的可能性。他说:“这完全取决于局势的发展。”
  稍晚一些时候,一位联合国发言人表示,瓦尔德海姆秘书长已经取消了周末度假计划,同安理会主席阿卜杜拉·比沙拉就中越之间的局势进行了磋商,正在研究目前事态的进展。但发言人没有就这一局势发表任何评论。
  苏联常驻联合国代表对于越南没有要求召开安理会会议讨论当前局势表示了惊讶,但是他同时也表示,苏联方面也不会采取主动行动,毕竟这是河内的权利。
  越南为什么不要求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中国和越南之间爆发的战争?其实原因非常之简单。因为中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可以否决安理会表决通过的任何决议。
  -
  纪念对越作战40周年系列之三,出兵越南同柬埔寨什么关系?是不是“围魏救赵”?
  中国与越南的战争,同柬埔寨局势,同东南亚形势存在着密切的关联。关于这一点,我国政府、人民军队的态度,从来都是明确的。
  我自卫还击的胜利,有利于恢复被越南当局破坏了的中越人民的传统友谊,有利于柬埔寨、老挝人民反对越南民族扩张主义,维护民族独立的正义斗争,有利于东南亚和亚洲的和平与稳定,鼓舞了世界各国人民反对霸权主义的斗志,从而有利于推动国际反霸统一战线的发展。
  ——解放军报1979年3月18日社论:《向英雄的广西、云南边防部队致敬》
  我军对越南进行惩罚性的有限战争,支援柬埔寨的抗越斗争当然是目的之一。但是,这不等于我军出兵越南就是为了“围魏救赵”!
  以邓为代表的毛后时代领导人在研究对越作战的同时,也在为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准备。对内要拨乱反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对外,必须顾及苏联的反映,当时的战略格局是“螳螂(越)捕蝉(柬)黄雀(中)在后弹丸(苏)在手”互相牵制,大家心照不宣;加上4月后越南进入雨季,更加不利于作战行动。
  因此,无论是国内建设的需要还是苏联威胁的存在还是战场环境因素,都决定这只能是一场短时间、浅近纵深、有限规模的有限战争。时间短、纵深有限,位置偏北,对河内不会形成实质威胁,动摇不了越南当局侵占柬埔寨的决心。
  柬埔寨当然希望解放军能够给越南以深入的实质的打击,但中国予以其大规模的物资支援,对越作战停留在“教训”、“惩罚”的程度,柬埔寨也只能表示理解。
  所以中央军委没有什么围魏救赵,逼迫越南从柬埔寨撤军的目标在里面。因为只有攻其所必救,才能达成围魏救赵的目的。真要围魏救赵,那只能是直取河内,那就不会是仅仅持续一个月,仅仅限于中越边境浅近纵深有限战争。
  眼睛是放在越北,出兵惩越,对柬埔寨是一种战略上的呼应、牵制。越南当局和越南军方也不是傻子,其对国际局势和中国军事行动的判断基本准确,断定中国如果出兵,只能是速战速决。
  虽然中央军委并无此目标,但越军为了确保河内,加强北部边境防御,3月就把侵柬主力第2军调回北方,304师驻谅江县、306师驻陆南县、325师驻陆岸县,并新建第5军、第6军、第7军、第8军。
  战后更是将军队主力集中部署于北部战场,重点加强北部一线防御。使北部兵力常年保持占军队总兵力的60%,一线兵力占北部陆军总兵力的60%,加快改善北线军队集群的武器装备,频繁举行战略性防御演习及军队各级防御作战训练。
  中国通过1979年还击作战和80年代牵制作战,吸引了越军60%的兵力,直接迫使其陷入两线作战的不利境地,从而消耗了其巨额军费和物资,对其经济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阻碍作用,这个效果难道还能说差吗?
  -
  纪念对越作战40周年系列之四,对越作战和美国是什么关系,是不是纳投名状?
  讨论问题,首先得把基本概念搞清楚。什么叫投名状?投名状是入伙的凭证、是上山的保证书。如果说打越南是给美国纳投名状,等于说要是不打这一仗,中美关系就不会正常化了,中国和美国就不会合作了。这种观点不是在侮辱大家伙的智商吗?
  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苏中关系持续恶化,边境紧张局势日益加剧。苏联在苏中、蒙中边境陈兵百万,成为了中国最直接、最现实、最大的敌人。面对苏联钢铁洪流的严重威胁,中国领导人不得不把国家安全放在头等重要的地位加以考虑。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为了抗衡苏联的扩张,毛泽东开始调整对外战略,着手寻求中美关系的改善。
  与此同时,受到越南战争牵制的美国,在中东、南亚和中美洲都感受到了苏联转守为攻、咄咄逼人的态势。整个70年代,国际形势呈现出苏联战略扩张,美国战略防御的特点。苏联的四处染指同样对美国的全球战略和国家利益形成了严重威胁。尼克松政府也希望能够与中国改善关系,共同抗衡苏联,以扭转在对苏斗争中的被动局面。
  因此,联手对付最主要的敌人苏联,这是当时中美两国的共识,是彼此核心利益的交汇之处,也正是中美关系必然走向正常化的根本原因。换句话说,中美关系正常化和中美合作是基于苏联这个头号威胁的存在,和打不打越南没有必然关系。
  如果非要给打越南贴上一个和中美关系有关的标签的话,那也只能是催化剂。1979年的对越作战实际上是以中美以一方,以苏越为另一方在亚太地区进行的一场战略角逐。战争虽然只持续了短短的28天,但中美关系在战火硝烟中得到了进一步加强。
  而苏联在越南遭到进攻的时候,没有按照苏越条约的规定予以越南实质性的援助,以消除其遭受的“威胁”。这证明苏联是靠不住的。美国方面由此进一步摸清了苏联的底牌,后来提出了“使用包括军事力量在内的一切必要手段”遏制苏联扩张的“卡特主义”。
  美国政界、军界也日益形成共识,一个在军事上足够强大的中国,能够对苏联进行有效的牵制,这完全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中美军事合作由此进入了十年蜜月期,两国关系也取得了卓有成效的进展。中美苏之间的较量开始呈现出有利于中美而不利于苏联的倾斜。
  有一点必须讲清楚,邓小平战前访美是去通报情况,不是去征求意见。也就是说,我们要打越南了,决心已下,给你们说一声。而不是我们准备打越南,你们看行不行?实际上,当时美国的态度是不赞成中国采取军事行动的。
  这一点,邓小平在作战情况报告会上就讲过:“大家知道,我访美时一路上讲要教训越南,美国不赞成。我采取较大的行动,怕引起苏联的大的反应。”
  而为什么要打越南,邓小平曾经做出过明确的解释,这次作战虽然只是一场边境战争,但却不仅仅是处理对越关系那么简单,“说小的关系到印支形势,东南亚局势,说得宽些,关系世界局势,必须搞。”
  1979年4月19日,在会见美国参院外委会访华团时,他指出:“在美国的时候,我就对卡特总统说,我们要教训一下越南,虽然我们当时的题目只是限制在中越边界范围内,但实际上不是从中越两国角度考虑,也不是从印支角度考虑,而是从亚洲、太平洋的角度,也是从整个全球战略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的”。
  次年1月16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召集的干部会议上作了题为《目前的形势和任务》的讲话。在谈及外交形势时,他就去年的对越作战再一次指出:“对越自卫还击战,在军事上、政治上都得到了胜利,不仅对于稳定东南亚局势,而且对于国际反霸斗争,已经起了重大的作用,将来还会起作用。”
  总而言之,当时的中国决策层是继承毛主席的外交路线,站在全球战略的高度,为了打破苏联的战略包围,推动国际反苏统一战线,从而决定出兵惩越的。所谓纳投名状之说,实属不明就里之揣测,鼠目寸光之臆想也。
  -
  纪念对越作战40周年系列之五,国民党军眼中的中越战争
  1979年2月至3月,中国与越南之间爆发了短暂而激烈的边境战争。由于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自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之后进行的规模最大的战争,自然也就引起了老对手——台澎金马地区的国民党军的极大重视。
  为了达到掌握解放军的最新战术战法,以供将来作战参考的目的,国民党军情报系统通过各种渠道,竭尽所能地收集关于这场战争的相关资料,并形成了一批研究成果。其中,以《F越战争剖析报告》最为典型。
  这份《F越战争剖析报告》是“国军六十八年军事会议专题报告”的第六部,由“国防部”情报参谋次长室编纂,报告人为次长、空军中将汪正中,报告时间为40分钟,1979年11月26日印发。
  该报告为32开本,正文32页,附表4,附图4。分为前言、F越战争剖析、结语三个部分。全篇以第二部分为主,亦分为三个方面:F越战争之缘由、作战经过概要、对F越战争之评估。
  通观全文,最大的感受就是国军的情报保障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低下。对于大量基本事实都没有搞清楚,过程描述多有谬误,分析评论难切要害,研究质量着实平平,瑕瑜互见,瑕胜于瑜。举几个例子:
  说得对的:
  “在火力方面,F对战车、炮兵火力之发挥极为重视,在攻击发起之瞬间,F军以大量炮兵行攻击准备射击,尤其以火箭炮行面积射,其主要目的,除摧毁目标外,在求震撼越军之心理,使之丧失斗志。回顾“8.23”F对金门之炮击,曾运用大量炮兵射击,乃属同一战法,此系承袭俄军之作战思想。
  F军强调所谓仇视、鄙视及蔑视敌人之“三视”要求,以激发其士气。此外,并鼓励F军官兵在心目中,存有英雄形象,以达到其“学英雄、比英雄、杀敌立功当英雄”之效果。同时,强调所谓“人人开口、个个鼓励(应为鼓动)”之要求,在战场上建立群众性之鼓励网,且能针对部队特性,适时提出相应之口号,以收鼓励之实效。”
  说得离谱的:
  “为了夺取谅山外围那几个山头,而战死三千多人。”
  遂行同登、谅山战役作战任务的第55军,在整个作战中的牺牲人数是1271人。
  “关于F越双方在此次战争中均曾分别使用毒气,但非大规模者,F军为对付藏匿山洞中顽抗之越军,曾使用神经性、刺激性、失能性毒气,迫使越军逃出洞外,而越军则曾使用苏俄供给之神经性毒气,另据报越军亦曾使用类似镭射激光武器,造成F军士兵眼部伤害,详情尚待查证,但国军今后对F作战,防毒警觉应特予提高。”
  解放军没有在作战中使用过化学武器,而越军使用的化学武器也只是美军遗留的刺激性的CS。至于激光武器,则是当是流传颇广的一则谣言。
  “F军以强大兵力攻击越南北部,原期当地守备兵力薄弱,势将迫使越共自高棉地区抽调兵力转用于北部,未料越北守军凭借有利地形顽强抵抗,高棉越军按兵未动,兼以F军未深入红河三角洲即撤军,致使原期迫越自棉撤兵之目的未能达成。”
  所谓解放军出兵惩越是为了“围魏救赵”,迫使越军自柬埔寨撤军的观点极其流行,被很多不明就里之人视作定论,而实际上却是彻头彻尾的错误看法。
  这份报告的结尾称:
  由本专题之探讨剖析,吾人可了解F陆、空军部队装备并非新颖,训练亦未见精良,但其顽强之作战意志与战略战术之采择,均能持续果敢、适机应用,故吾人对所见F军之优缺点,均宜予以重视,并为国军教育训练及研究克F致胜之参考。
  最后再说几句:要谈历史,就应该具备最起码的史学素养。历史研究首重什么?当然是第一手史料。那些动不动就说什么第三方资料才权威,才客观,才可信,看到英文资料几个字就恨不得跪下去的人,完全没有基本常识:第三方充其量只能进行价值评判,而非事实描述。他既不是当事人又不是亲历者,凭什么知道实际情况?你卡里有多少钱难道你老师、你老板、你领导、你邻居、你同学比你还清楚?

 

搜狐: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念馆     

创建时间:[CREATIONDATE]

[GOPREV] [GOINDEX] [GO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