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乐地域特色
远古火山群、首阳山旅游度假区、国家级首阳山森林公园、仙月湖公园、昌乐骨刻文、崇山石祖林、首阳山岩书
昌乐“寻宝之旅”逍遥游。 以昌乐县城以南的五图镇的蓝宝石之乡、北岩镇的古火山口群和乔官镇黄山综合旅游区所构成的三角形南线为重点,衔接昌乐县城以东中国宝石城和天然狩猎场,形成“寻宝之旅”的逍遥游路线图。打造以探寻蓝宝石原生矿为“寻宝”主题,集观光、工业旅游、地质科普、生态农业、休闲度假、特色餐饮娱乐、旅游购物等于一体,以蓝宝石旅游产业为龙头的具有昌乐县特色的逍遥游。除此之外,还包括了“方山蓝宝石原生矿开采现场”、“昌乐天然狩猎场”、“超英文化娱乐城”、“中国宝石城”、“寿阳山旅游度假区”等景点。此线路也是潍坊市十大重点旅游线路之一。


昌乐恒安湖公园

















映现了昌乐一域古东夷先民的辉煌文明

 山东昌乐惊现"首阳山岩书" 蕴藏着无穷怪异

昌乐首阳山岩书的发现和破译,必将像深藏贵州腹地的神秘景观“红崖天书”的发现和破译一样,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轰动。

    昌乐骨刻文和崇山石祖林的发现鉴定和宣传,带动了昌乐县人民热爱古文化的热情。2008年12月昌乐县文史爱好者向县政府和县政协提供了首阳山发现疑似古文字的信息。县领导高度重视,县政协立即组织有关人员进行现场考察,初步认为这里是人工刻划的,取名为“首阳山岩书”。并立即邀请山东大学美术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凤君教授前去鉴定研究。2008年12 月20日,刘凤君教授在县政协领导陪同下,开始对首阳山岩书进行考察研究。
  这处岩书位于昌乐县城东10华里的首阳山南麓水库边,字刻划在较为平整的石面上,现暴露面积约30平方米,周围的土下可能还有字。经过多次考察分析,刘凤君教授认为这是继“昌乐骨刻文 ”和“崇山石祖林”发现之后的又一重大发现,三者有着密切联系。他认为这处岩书是古东夷先民在这里祭祀时刻划记录下来的一些文字和符号。整个岩书分前后两个时期刻划完成。第一期阴刻线条多数较细,刻画较浅,主要以图画的形式反映当时发生的一些事件。多数是动物和人物的形象,为图画象形字。与昌乐骨刻文相似之处较多,可能和骨刻文一样,都是山东龙山文化时期的文字,距今4000——4500年;第二期的文字符号阴线刻较粗深,有的刻划在一期图画文字上面,字的造型较简单,笔划较少,多为符号象形文字,其风格特点和桓台史家遗址岳石文化祭祀坑出土骨头上的刻字相通之处颇多。第二期有一个特殊的字符,刻划得很像石祖的形象,很可能是模仿崇山石祖林的刻划。如果这一推断不误,首阳山岩书第二期创作年代应晚于距今4000年的石祖林。综合起来推断,第二期岩书的创作年代可能在岳石文化早中期。这处岩书是中国早期文字的宏篇巨着,它不但和昌乐骨刻文互相印证,而且对研究中国早期文字的发展演变都是极为重要的实物资料。
  昌乐骨刻文、崇山石祖林和首阳山岩书皆为远古人类文化奇迹,是先进东夷民族文化盛期的创举,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也是世界重要文化遗产。

      
自新石器时代晚期开始,古东夷先民在这里祭祀时刻划记录下来的一些文字和符号。整个岩书分前后两个时期刻划完成。第一期阴刻线条较细,主要以图画的形式反映当时发生的一些事件,为图画象形文字,多数是动物的形象,鸟头的刻划较多,与昌乐骨刻文有一些相似之处,可能是山东龙山文化时期或岳石文化时期的遗存;第二期大约是商周时期或以后的遗迹,阴刻线条较粗深,有的刻划在一期图案上面,字的造型较简单,笔划较少,应为符号文字。 
  自新石器时代晚期开始,古东夷先民在这里祭祀时刻划记录下来的一些文字和符号。整个岩书分前后两个时期刻划完成。第一期阴刻线条较细,主要以图画的形式反映当时发生的一些事件,为图画象形文字,多数是动物的形象,鸟头的刻划较多,与昌乐骨刻文有一些相似之处,可能是山东龙山文化时期或岳石文化时期的遗存;第二期大约是商周时期或以后的遗迹,阴刻线条较粗深,有的刻划在一期图案上面,字的造型较简单,笔划较少,应为符号文字。
  日前,一些古怪的文字符号在山东昌乐首阳山被发现,这些符号都是非雕非凿的刻痕,蕴藏着无穷怪异。随后,经专家考察,初步认定这是新石器时代和商周时期先民的文字。
  2008年初冬时节,昌乐县政协得到文史爱好者丰淑香同志提供的消息称:在首阳山的一块岩石上,发现了一些疑似古文字的信息……随后,县政协立即组织有关人员顶着寒风,一路颠簸,来到现场勘察,发现在首阳山南麓一块20平方米左右的岩石上,有一些古怪的文字符号,这些符号都是非雕非凿的刻痕,蕴藏着无穷怪异,仿佛具有穿越时空的非凡意义。大家初步认定,这些符号人工刻划痕迹比较明显,是古代先民有意识所为,并提议命名为昌乐“首阳山岩书”。
  12月20日,昌乐县政协邀请并陪同全国著名学者、山东大学美术考古研究所所长刘风君教授对新发现的首阳山南麓的疑似古文字进行了初步鉴定。鉴定人员一致认为:这是继“昌乐骨刻文”和“昌乐远古石祖林”之后又一重大发现。这些文字符号,是新石器时代后期古东夷先民在这里聚会时刻划记录下来的一些事件。整个画面分前后两个时期刻划完成。第一期阴刻线条较细,主要以图画的形式反映当时发生的一些事件,为图画象形文字;第二期大约是在商周时期,阴刻线条较粗深,有的划压在一期上面,是反映了当时的一些物象现象,为符号文字。据推论,昌乐“首阳山岩书”与昌乐骨刻文,昌乐远古石祖林有着渊源的联系和传承,都映现了昌乐一域古东夷先民的辉煌文明。
  经了解当地村民,这里原先叫“仙人堂”,周围还有“仙人洞”,有过古老而优美的传说。据刘风君教授讲,昌乐“首阳山岩书”的发现和破译,必将与深藏贵州腹地的神秘景观“红崖天书”的发现和破译一样,定会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轰动。
  相关链接
  
“红崖天书”,当地人称为“红岩碑”,位于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城东约15公里晒甲山上,在黄果树瀑布以南约8公里。
  晒甲山西侧岩壁上,有一块长约100米、高3米的土红色的石壁,上面分布有20余个非镌非刻、非阴非阳、似隶非隶、似篆非篆、形若古文的符号,字迹红艳似火,虬结怪诞,这就是被世人称为绝世之谜的“红崖天书”。
  12月20日,山东大学美术考古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刘凤君应昌乐县邀请,对新发现的昌乐首阳山南麓的疑似古文字进行了认真鉴定。刘教授认为这是继“昌乐骨刻文 ”与“昌乐石祖林”发现之后的又一重大发现。
  刘凤君是昌乐骨刻文与昌乐石祖林的发现者和研究者。日前,昌乐因发现骨刻文而掀起了文化热。昌乐县政协得到文史爱好者丰淑香发现疑似古文字的信息后,县政协主席滕建军立即带领有关人员到现场勘察,初步认为这里人工刻划痕迹比较明显,是古代先民有意识所为。为了进一步确认,他们邀请刘凤君教授前去鉴定研究。
  
这处遗迹位于昌乐县城东10华里的首阳山南麓水库边,字刻划在较为平整的石面上,现暴露面积约20平方米,周围的字可能还被土埋在地下。
  刘凤君查看过后认为,这是自新石器时代晚期开始,古东夷先民在这里祭祀时刻划记录下来的一些文字和符号。整个岩书分前后两个时期刻划完成。第一期阴刻线条较细,主要以图画的形式反映当时发生的一些事件,为图画象形文
字,多数是动物的形象,鸟头的刻划较多,与昌乐骨刻文有一些相似之处,可能是山东龙山文化时期或岳石文化时期的遗存;第二期大约是商周时期或以后的遗迹,阴刻线条较粗深,有的刻划在一期图案上面,字的造型较简单,笔划较少,应为符号文字。
  刘凤君还认为昌乐首阳山岩书与昌乐骨刻文、昌乐远古石祖林有着密切的联系
,都反映了昌乐及其周围地区古东夷先民的辉煌文明。他建议,首先要抓紧进行科学保护,抓紧组织专家召开论证会,展开全面的分析研究。
  经了解当地村民,这里原先叫"仙人堂",周围还有仙人洞,有许多古老而优美的传说。

 

 

 

 
Copyright © 2008-2009  -  GBK简体中文版  龙徽图文社(版权所有)欢迎提出宝贵意见
 地址:山东省 昌乐县刘文安工作室  ★ TEL:15069612036   
为你服务:家庭理财 电脑维护、网站建设、打字复印印刷、广告 、CIS策划、商标设计、影视编辑  电子邮箱:sinoat@163.com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设置为1024×768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flashplayer8.0以上版本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