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振州:知音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风雅颂·营陵书院     

潍县文史

青州文史

 红河频道

人文青州

昌乐文学

自卫反击战

文史资料

 百年大事

鄌郚专刊

怀恩祭祀

潍县春秋

临朐文史

营丘频道

安丘资料

昌乐街道

红军大肃杀

昌乐棋苑

鄌郚艺文

鄌郚人物

马进文集

人文潍坊

安丘文史

乔官频道

昌乐文

高崖文史

文革纪事

牡丹文化

金山真观

鄌郚文史

雁鹅养殖

潍坊名吃

寿光文史

高崖库区

昌乐文史

鄌郚新闻

电脑技术

在线读书

鄌郚西瓜

鄌郚咸菜

鄌郚乐器

 

 
  知音
  作者:刘振州
  旮旮旯旯的山窝窝,山里人家漫坡漫坳地散居。
  农闲的日子,汉子们便扎堆聊天,抽着烟,窝在太阳地里,胡扯些鸡零狗碎婆娘汉子之事。聊得多了,也便有点腻,想来点文的。
  村里祖传了几把破二胡,却无人能舞弄出个子丑寅卯。只有老黑手里那一管竹箫,在十里八乡叫得响,能把个山也吹得魔魔怔怔,凄凄切切。
  自从儿子开山被石头砸死后,老黑孤零零一人过活,日子过得凄荒。那日,邻村的老友不放心他,带了聋哑儿子来串门,见四邻八舍正帮衬着老黑缝棉做单,倒也不缺他吃穿。无奈老黑却心如死灰,每日里只靠那箫声来打发孤独。
  天一落黑,村口那块大青石上便有老黑佝偻的身影,捏一杆竹箫,悠悠地吹。拉够了闲呱的村人,纷纷摇了蒲扇围拢来听景,箫音似水,滋润得心里山青水绿。听着听着,那韵,那味,竟苦兮兮的,似一溪黄连水。人们叹一声可怜,带着晚凉回家。
  后来,村人纷纷走出大山闯世界,见惯了山外的花花世界,不听箫一样活得滋润。每日里,老黑便只是把那幽咽的箫声吹给无边的大山。
  只有一汉子,照样每天都来听箫。在山乡的暗夜里,远远地蹲着,似乎听入了迷,每晚陪完老黑几曲,才磕磕绊绊地消失在山坳里,引得谁家狗“汪汪汪”叫出满谷的闷响。老黑知道,只有这汉子能听得懂他箫音里带着的苦楚,别人只不过是来凑热闹解闷子罢了。
  有了这知音,老黑的心情竟渐渐舒畅,精气神也足了,吹出的箫音硬楞楞的,韵也一日日清亮起来。
  秋凉了,风冷了。那晚,山野一片阒静,老黑吹到动情处,那箫声一时如尖利的风略过水皮,一时又呜呜咽咽,如一团化不开的雾,低低地压下来。苦辣酸甜的音符在山野间游荡。老黑吹得昏天黑地,痛快淋漓。
  一曲结束,箫音戛然而止。听箫的汉子远远呆坐着,石像般一动不动,大概已被老黑的箫音痴迷住了。
  老黑抖抖索索摸到汉子跟前,他要谢谢这个知音。是他执着痴迷的欣赏,让老黑原本阴郁的日子有了一缕缕亮色。“兄弟,多谢了!”汉子仿佛没听见,一动不动,老黑又伸手捅了捅他:“兄弟……”汉子猛一惊,慌慌站起。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比比划划打着老黑看不懂的手势——老黑呆住了,那位天天来“听”箫的知音,竟然是老友那又聋又哑的儿子……
  那一夜,山里的露水似乎很重,老黑的眼里一直润润的。
  通联:青州市范公亭西路1601号
  中共青州市委宣传部 刘振州

创建时间:2018/12/8 星期六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Copyright © 2008-2009  -  GBK简体中文版  龙徽图文社(版权所有)欢迎提出宝贵意见
 地址:山东省 昌乐县 鄌郚镇 刘文安  ★ TEL:15069612036   
为你服务: 网络建站 排版印刷 广告 CIS策划、商标设计 电子邮箱sinoat@163.com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设置为1024×768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flashplayer8.0以上版本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