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的槐树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风雅颂·营陵书院     

潍县文史

青州文史

 红河频道

人文青州

昌乐文学

自卫反击战

文史资料

 百年大事

鄌郚专刊

怀恩祭祀

潍县春秋

临朐文史

营丘频道

安丘资料

昌乐街道

红军大肃杀

昌乐棋苑

鄌郚艺文

鄌郚人物

马进文集

人文潍坊

安丘文史

乔官频道

昌乐文

高崖文史

文革纪事

牡丹文化

金山真观

鄌郚文史

雁鹅养殖

潍坊名吃

寿光文史

高崖库区

昌乐文史

鄌郚新闻

电脑技术

在线读书

鄌郚西瓜

鄌郚咸菜

鄌郚乐器

 

 
  飘香的槐树
  作者:王树文
  小镇上有个村庄,村庄的中央有棵老槐树。
  老槐树不高,但很粗硕,须得两个成年人才能合抱过来。树皮逡裂,墨黑。干弯曲而斜探,顶端的枝已然枯朽,唯余旁逸的枝往四处伸展开去。新衍生的嫩枝疏疏密密地挺立着,叶片苍黄,像极了病中的老妇人的脸。
  老槐树由孙氏先祖所植,但究竟植于何年何月,已无从查考。据老辈人讲,孙氏人家的爷爷的爷爷在结婚时,槐树已有碗口粗。孙氏的老老奶奶每每受了委屈,就总是走出门来,斜倚在槐树上,望着娘家的方向,手执一方巾帕抹眼泪儿。
  一条长街位于小镇的中心,老槐树长在长街的中心。五天一轮的集市,让这里成为了四方商品的集散地。十里八乡,贩夫走卒,游方的医生,开老汤锅子的,卖油条的……林林总总都环绕在老槐树的周围。他们可以不知道镇上有多少人,可以不知道镇长是谁,但他们知道老槐树。老槐树成为了小镇的象征和标志。
  当一抹晨曦,刚刚扯开了夜的帷幕,人们便开始忙碌了。此时,准有一个老头儿和他的老伴儿支起了锅灶,炉膛里升起了红彤彤的火,浓香的肉味儿便也从锅边吱吱地冒出来,于是老槐树便浸润在这浓郁的香气里。过一会儿,人多了起来,赶车的人便将牛驴牲口拴到槐树上,然后笑盈盈地就去打理自己的生意了。理发师将招牌挂在树枝上,红底黑字的条幅便飘曳在树上,呼啦啦地响。牛也哞哞叫了,驴骡也仰头长啸了,满街的人也喧嚣起来了。老槐树陪着人们,过得挺充实。
  倘若在平时,长街上便敞亮了,当敞亮得一览无余,唯有街心的老槐树时,一切归于安逸、宁静与祥和。这时便有一小簇人拥挤在树荫下,大姑娘小媳妇老太太们吆喝着打着扑克;也有一群老头儿,沏一壶清茶,在袅袅热气的升腾中笑谈天下事;也或有一堆儿中年人,间或也掺杂着小青年儿,三五成群围在长几旁,在棋子敲点中静享夏日里夕阳晚照,抑或秋收时节新谷的香。而傍晚,暮色苍茫时,有蝙蝠已然翩翩起舞,上下翻飞,点缀了妖娆的夜空。便又会有顽皮的孩童,围着槐树捉起了迷藏,年幼的孩子智短,东躲西藏的不知所之,年长的则会显出聪慧与成熟,在玩伴蒙上眼睛的瞬间,他往往迅疾如猿猴,哧溜一下子钻到槐树里去了。树下可怜的孩子找呀找的,最后千寻不见,竟然急地哭了。
  如若是在春天,特别是春末时节,老槐树娇娇嫩嫩的枝舒展开来,浑身披上鹅黄的衣装,老槐树也就包裹在一个黄色的晕圈里了。那是一种神秘的朦胧的光,是神奇的光,是一种经年老树历尽沧桑之后修成的幻象与佛光。树给予光以滋养,光赋予树以灵秀。质朴的村民,如果有谁家的孩子不好养,也就是说与父母命相不和,便会找寻一木命的人来押着,而人家怕招惹麻烦,往往不肯,于是就找到老槐树了,因为老槐树没有牵挂。他们往往会虔诚地拜拜,再在树下点一炉香,再用一条红布片儿系在枝上,祈盼槐树老人保佑着孩子福大命大,能健健康康地长大成人。每条红布儿系着一份寄托,千万条红布儿就是千万份希望。说来也怪,自从系上红布条儿,拜老槐树为干爹或干娘以后,孩子真的不得病了,孩子脾性也改了,不再桀骜不驯了。
  槐树也称国槐,为落叶乔木,喜光,根深。叶片羽状,花淡黄色,可烹调食用,闹饥荒的年月,人们将黄花采下,或炒或炖,救了不少人。也可作中药或染料。其荚果肉胶质,俗称“槐米”,也是一种中药。有清热凉血、消炎、助消化、美白养颜之功效。槐树花期在春末夏初,和其他树种花期不同,是一种重要的蜜源植物。所以,每至夏末,槐树丛里往往会有嗡嗡嗡嗡的声音在响。这些可爱的小精灵,在一天的采撷之后,再经过辛勤的劳作与痛苦的生物加工,变成人类挚爱的珍品。
  老槐树下的孙姓人家,自民国始,便开始了制药的营生。他们制作的消炎解毒冲剂,满村飘香,治疮治疖,药到病除。谁家有人得了生疮疾患,会不远百里来此求医问药。
  “你家孩子病好了没有?”
  “早就好了。”
  “咋治的?”
  “三天前赶集的时候,去大槐树底,用的是他们的药。”
  “大槐树底”也就成了孙家药房的名号,方圆百里只要一提大槐树底,没有不知道的。特别是赶集的日子,前来求医的人络绎不绝,会挤满了院子,他们则拿出事先备好的马扎,去槐树底下等。倘有人患热毒之症,而此时又值暮春时节,槐花正盛开着,爷爷会命令孙子:“去,取槐花来……”不消片刻,经由老中医炮制的免费的槐花茶出炉了,患者美美地喝上一口,病也就随着那满口的香而飘散了。
  而孙氏高超的医术医德,也随着飘香的药,飘出了小镇。老槐树生活在自豪与骄傲里。
  如今,孙氏老郎中的后人已几百人,很多人继承了祖业,已经走出了家门,走向了更远的世界。从诊所的负责人到医院院长,到医学博士。
  槐树经年,200多岁的高龄,枝叶繁茂,却又疏密有间。往往在有秃枝的地方,却生出些许旁逸的枝来,生生不息。老槐树就是这样,通过枝叶的生死轮回,完成着一份份生命的循环与传递。正像人的头发,有脱有生,有枯有荣。
  岁月更迭,寒暑交替。老槐树和孙氏家族一起,静悄悄的,在观望着这世上的一切,观望着集市上川流不息的一辈辈人,观望着一个个前来求医的病人满意地归去。老槐树从遥远的历史中缓缓走来,淡淡地笑看人间秋月春风,淡淡地笑看人间沧桑。
  姓名:王树文
  单位:诸城市科信小学

创建时间:2018/12/8 星期六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Copyright © 2008-2009  -  GBK简体中文版  龙徽图文社(版权所有)欢迎提出宝贵意见
 地址:山东省 昌乐县 鄌郚镇 刘文安  ★ TEL:15069612036   
为你服务: 网络建站 排版印刷 广告 CIS策划、商标设计 电子邮箱sinoat@163.com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设置为1024×768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flashplayer8.0以上版本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