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潍城的戏迷有多迷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网站首页红河频道营丘频道乔官频道昌乐街道高崖库区昌乐传媒:鄌郚新闻报道
潍县文史 潍县春秋 文史资料 人文潍坊 昌乐文学 在线读书 临朐文史  百年大事 青州文史 莱夷文明
马进文集 安丘文史 安丘资料 金山真观 高崖文史 牡丹文化 昌乐文 昌乐文史 潍坊名吃 雁鹅养殖
鄌郚企业 魅力鄌郚 鄌郚报道 鄌郚风物 鄌郚艺文 鄌郚文史 鄌郚人物 鄌郚西瓜 鄌郚文学 鄌郚作家

  北京是京剧的故乡。从乾隆年间,“四大徽班”进京,以至于形成了“京戏”算起,到而今,已然二百多年时间。但令当年老艺人始料不及的是,京剧发展到新世纪,会如此热火朝天,空前迷丽。民国年间,北京叫故都。由于有铁路输送,京戏开始向全国传播。山东是半径以内的,所以京戏,很快就在山东潍县城安家落户。早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华民国十年前后),潍县已有了席棚子式的“山寨戏院子”,它可以上京津沪宁“搬角”。民国二十年(1931年)后,东关有了京式模样、古色古香的永乐大戏院,在南坝崖又有了中华大戏院,1950年后,东关又有了人民剧场,所以说,京戏在潍城的发展,如日中天。

  有了京戏,产生戏迷。谁知京戏,有何奥妙天机?反正,在潍县,培养出的票友之多,栽培出的戏迷之旺,多如星星。列位,你知道,潍县戏迷迷京戏,迷到什么程度么?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潍坊市京剧团团长胡庭焕,此人外号“胡琴儿”。从外号,已知他是如何喜欢京剧了。他家住在东关西四平街北首,与永乐大戏院是一巷之邻,可以分文不花,天天看戏,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家境贫寒,拉洋车(即黄包车)为生,是潍县城的“骆驼祥子”。好在,我们潍县的“骆驼祥子”,人穷志不穷,乐天安命行。白天拉车挣饭吃,后晌看戏上恣。俗语不俗,世上无难事,只怕不专心。胡氏庭焕,一年三百六十天看戏,看在眼里,记在心中。无形中,永乐戏院成了他的戏校,无师自通,自学成功。他喜欢“三花脸”,口诵心记,叫他学会了不少出戏,此所谓“天赋”吧。师傅领上门,巧妙在各人。我们的胡琴儿,穷拜不起老师,便反戏台当老师,黄包车当练功场。这样,事业成功的大门,为奋斗者胡庭焕而开。从百分之千的“戏迷”,到百分之百的“戏角”,潍坊的“骆驼祥子”以此名声大震。他不仅成为土生土长的著名“三花脸”,且当了潍坊市京剧团团长。你说这“戏迷”,是不是“迷”到了“份儿”上?

  再说东关北下河,有个京戏花脸票友陈正宏,他迷裘盛戎迷到“无唱不裘”程度。1945年5月,李宗义、裘盛戎他们率团在潍县永乐演出,以胶济路中断而困潍县。京角遇到了困难,潍县票友慨然相帮。中有家父陈步云先生与裘先生义结金兰。八十年代中,京戏大发展,舍弟正宏以此到北京看望裘大妈李玉英。回忆当年,不胜感慨之至。后来,裘先生弟子方荣翔、钳韵宏先后到潍坊公演,舍弟正宏都执师弟之礼,优遇待之,并与方先生订莫逆之交。天津京剧团到潍公演,方荣翔弟子康万生,成为舍弟正宏的座上宾。当时康万生小有不适,舍弟日日为其做小灶招待。令康万生激动铭心:“正宏师叔,如此厚待,没齿难忘呵!”我粗略估计了一下,光是对京角招待费,三十年下来,正宏也得花了三万五万的。

  河西大过道,还有个程派戏迷陈德源,别号“陈大舒坦”。他曾经是生意人,走过南,闯过北,看过程戏,奥妙自得。他会拉,也会唱,自唱自拉,怡然自乐。1990年代初,江苏省京剧院程派青衣锺荣到潍,演出《锁麟囊》、《荒山泪》、《陈三两爬堂》等戏。陈大舒坦,虽已年过古稀,每晚必到,每到必认真观赏。这位老人,对锺荣女士特别关心备至。当打听到女士所住旅馆,他便每天早起上街,买了豆汁油条烧饼,亲自送到锺荣住处。服务员和他说:“锺女士还不曾起床哪!”老人笑笑说:“不妨事,我等等就是!”此事让锺荣女士知道了,感激莫名。她是把这事儿当潍坊戏迷佳话,当面亲口,对我说的。

  至于潍县鱼店街人谭叔明,他本是在北京上大学的,迷余叔岩下了海,成为红角儿,后入佟少吟剧团,以在农村演《借东风》,扮好诸葛亮就要出场前,以戏台墙坍塌,而真正以身殉戏,年不过四十,更让人悲戚不已。

  (《昨非斋散文》,2012年11月8日刊于《齐鲁晚报》,2013年6月27日新发,昨非斋记)

创建时间:2014-1-27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Copyright © 2008-2009  -  GBK简体中文版  龙徽图文社(版权所有)欢迎提出宝贵意见
 地址:山东省 昌乐县 鄌郚镇 刘文安  ★ TEL:0536-6619338   
为你服务: 电脑维护 网络建站 排版印刷 广告 CIS策划、商标设计、影视编辑  电子邮箱sinoat@163.com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设置为1024×768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flashplayer8.0以上版本播放器